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白小姐高手 > 文章内容

身边的鬼故事

作者: admin 来源: 未知 时间: 2019-09-14 阅读:

  现在征集大家身边的鬼故事,,可以是祖上或父辈传下的,可以是近血缘关系人的,也可以是自己周边朋友的,,,关键要简短点,,,要求有真实性,可加分.希望在讲述完后对着鬼发表些看法.世上真的有...

  现在征集大家身边的鬼故事,,可以是祖上或父辈传下的,可以是近血缘关系人的,也可以是自己周边朋友的,,,关键要简短点,,,要求有真实性,可加分.希望在讲述完后对着鬼发表些看法.世上真的有鬼么...还是不想相信.但又似乎不得不相信...```

  没有人补充了么?```下面有2个讲述的不错呢```现在真的不知道要把分给谁,呵呵`展开我来答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1.小时侯去上坟,妈妈有意让我穿一身红色(后来才知道红色是招鬼的).上完坟回来我就生大病.据我妈妈说,我当时在坟包上跳来跳去的,可是我当时是看到一只麻雀,想捉它,可后来那只麻雀就不见了.妈妈见我生病一直不好,就带我去一信佛教的奶奶家求助,那奶奶带我到佛像面前对着我凌空虚抓了几下,口中念念有词.回家后我莫名地十分疲惫,马上睡下了.第二天病就完全好了.

  2.小学时候一天我看电视,去了厨房一趟回来发现电视机自己关了,遥控器关的.而遥控器笔直对着电视机!吓得我....

  3.今年3月,春寒料峭,某早晨一醒来,发现窗户全来,空调正在制冷...寒~

  我再给你说一个发生在我舅舅身上的事情(是长大之后妈妈告诉我的):还是我上幼儿园的时候,那个时候姥姥家的生活条件不是很好,家里孩子又多,所以大舅很早就开始帮家里干活贴补家用了,姥姥会做豆腐,就让大舅骑着自行车去个村子里卖!有一次,大舅把豆腐都卖完了,骑着自行车就往家走,秤砣和称都放在后车架上的大豆腐盘里,由于那时候都是土地,地势不平,一垫一垫的,正好路过一个小河沟的时候,秤砣被垫的掉进了河沟里(是掉在河沟的边缘部分)在那漂着,那个河沟有一些深。大舅怕回家挨姥姥骂,就下车去捡秤砣,手刚要碰到秤砣的时候,那个秤砣又往水心漂了一段,大舅就把脚迈进了河沟,还要去拣,但是正好有一个拾荒的老头,把大舅叫住了,说:小伙子,别过去了,谁家秤砣掉进水里还漂着呀,赶紧回家吧!大舅一想,就没有去拣,扭头就推车骑上走了,扭过头再看那秤砣,一下就沉入河沟里了!

  人类已经存在了这么久了,这些神鬼之说还能经受得住时间的考验从而流传下来,已经可以说明一切了.

  鬼生活在另外一个空间,平时人看不见鬼,鬼也看不见人,只有特定的时候,两个空间之间的通道打开了,人与鬼才能相遇.

  所以就有了人见鬼和人类神秘失踪之类的事情.也许,在鬼的眼里,人才是真正的鬼呢!

  其实什么阿基米德啊,重力公式啦,都是三维空间的法则,而鬼存在的异度空间也有它们的空间法则,因为鬼和人遵守的法则不同,所以鬼和人有本质区别. (比如鬼能飞而人不能,鬼怕光等等)

  去年夏天的一个晚上,暑假的时候我在一家夜总会打工!所以下班时间很晚一般是每天零晨1点-2点,那天晚上1点多把我步行回家(因为那个夜总会离我家也就几分钟路程)但是回家的那条路上的路灯都坏了!所以晚上回家的时候很黑!那天我下班回家在路上的时候突然想去WC,但是也不能站在路中间小便啊!于是我跑到小花园里(我们生活小区的小花园,就在我回家走的那条路的旁边)完事之后我就走了另外一条小路!因为走那条路比走公路要近!原本没有那条小路是后来走的人多了给踩出来的,路两旁很多树倒是不怎么高但是很茂密!在加上天黑所以看不大清楚前面是什么!小路就二三十米长呈S形!我走进去的也没什么感觉!但是我大约走了1分多钟可是还没走出去!我心里荒了,我还是继续走,这样又走了一分多种,我好像还是没走出去!但是我一直在看这我的腿走!我也的确在走!可是就是怎么也走不出去!而且眼前越来越黑,这时我直接害怕了!我本能的从口袋里掏出打火机!但是怎么打也打不找可是刚刚还是好的!因为我小便是刚用那个打火机点过烟!这时我直接崩溃了!腿一软做在了地下!我就这样一直在地下傻做了大概四五分钟把!这是我明白我可能是遇上“不干净”的东西了!我努力让自己情绪稳定下来!心想如果一直这样的话也没什么!因为它玩不死我,只要它玩不死我就行了,那我就和它这么坐着到明天天亮,天亮的时候因该就会没有了!这条小路的出口是一个三岔路口!这是过来一辆出租车前面的大灯开着很亮!一下子就把那个小树林照亮了!然后我就跑出去了!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科学上解释说这可能是在人体疲劳的时候方向感丢失产生的一种幻觉(因为上班时间是下午1点到晚上1点所以身体上。。。。)!所以觉的自己在走可是就是走不出去!

  有没有鬼我不知道,但是我不去招惹那种东西也不希望它来招惹我大家谁也不找谁就行了!

  鬼故事也是恐怖故事,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科学来说是没有鬼存在的,所谓的鬼只是人们对外界凶险的臆断。

  知道里面总有人好问有没有鬼,到底有没有呢?不知道,因为很多问题科学还无法证实,比如中医学,西医科学无法解释,但就是治病。

  2、一人从车祸的现场走开,迎面有人拦住他:hei !你的一只手还在车上呢!

  4、开摩托车接女朋友下班,后半夜有点凉,女友温柔的张开双手搂住我。忽然她摸我脸:“冷吗?”刚想接口忽然发现腰际女友的双手一直没离开,啊!

  5、昨夜上网,朋友突然来敲我家窗户叫我出去玩~!正准备开窗说不去,才突然想起自己搬家了,从1楼搬到10楼~~ 那是谁啊??

  6、午夜里,由噩梦中惊醒的我,看到哥哥坐在床边,轻轻地问我:“怎么了?” 我说:梦见一群抱着自己脑袋的鬼追我!是不是这样的?说着,哥哥把他的头摘下来了。

  7、办公室的高层电梯只停15-30楼,在30楼工作的小F,一天加班到深夜后独自坐电梯下楼电梯每层都停下开门,门外没人,最后,停在了14楼门外一白衣女子说:好挤哟,我也要进来...... ※原帖来自于:来福岛爆笑娱乐网

  展开全部我是深夜的出租车司机。我的工作很简单。把人们拉到他们想去的地方,收钱,然后寻找下一个顾客。我喜欢这项工作,因为可以和很多陌生人打交道。或者,像我们常说的那样,便于寻找猎物。而且,我借此避开了阳光。

  什么?祖先看到我这样子会叹气?是呀是呀。他们都活在中世纪,有城堡,有爵位,人类虽不友善却很弱小,无法和他们永恒的生命相比。只敢在暗夜中,在摇曳的烛光下以颤抖的嗓音谈到他们。夜晚,在人类眼中纠缠着恐惧与邪恶的夜晚,在他们眼中恰如处女光滑的脖颈般动人。

  那是黄金时代,但是,那是从前。虽然吸血鬼有着永恒的生命,但是,那些爵位呀,城堡呀,无星无月的夜晚却没有。

  现在是二十世纪,而且马上就要进入二十一世纪了。授予他们爵位的伟大帝国已经烟消云散,城堡要么坍塌要么成了博物馆。那些伟大的祖先们,那些让整个欧洲都为之颤抖的祖先们要么长眠在什么乡村教堂的简陋棺材里,要么莫名其妙的在哪片阳光下化成了灰烬。叹气?让他们去叹气好了,至少我还活着。

  虽然我没有爵位,没有财产,没有城堡,还得时刻小心不要露出行迹被人类拿去做怪物研究。时代不同了呀。甚至夜晚也不那么美好了,就好像处女越来越少一样。但是,我还活着嘛。就比那些只能躺在棺材里叹气的祖先们要强多了。

  可是已经好几个月没有找到猎物了。我并不是像我的祖先那样的恶魔。(虽然他们是不是真的那样邪恶还待考证)我每年只有那么一次,小心的,有良心的吸上一点点处女的血。其他的时间几乎都是在寻找猎物。我不想把事情搞得太大。而且那种搜寻猎物的过程中自有一种等待的乐趣。但是最近,这个过程似乎过于漫长了。处女越来越少了,这个世界,越来越难生存了。

  有人在前面招手,“在公司里,渚小姐--”晃关上收音机,踩下刹车,在她身边缓缓停下。然后不由得愣了一下,她很漂亮。晃觉得脑袋里面的那一根神经被扯动了,心跳稍微加快了一点,牙齿在慢慢的改变形状。他有点激动。已经十三个月没有吸过处女的血了。

  她上车,却不说话。只是指了一下前面。纤细的手指在晃的面前挥过。那种美妙的,处女的香味挥洒开来。他颤抖了一下,感到自己尖利的牙齿在轻刺着舌头。“多好闻的香味呀,上次拉到这种顾客是在什么时候来着?”晃的嘴唇有点发干,“最近这种带着香味的女孩子越来越少了。上次有个淑女模样的女孩子坐我的车,却没有这种香味。还有一次居然被人类的所谓香水给骗了。害的我的牙酸了整整三天。还有刚吃过饺子的顾客也让我很难受,那种大蒜的气味--”

  可是现在,令人感动的处女的香味充满车内。那香味变成热量在体内流转不息。啊,脑袋有点发晕,好像是喝酒喝到恰恰好的样子。轻轻的舔了舔牙齿。嗯,不要那么急躁,晃对自己说。但心中却隐隐有什么在跳跃。漫长的等待终于有了结果,他高兴的几乎要裂开。

  “小姐,就这么一直开下去吗?”没有回答。“小姐?”晃回过头,她闭着眼睛,斜依在椅背上,头歪向一旁,发出轻轻的呼吸声。已经睡着了。正好。

  “对不起,我只要一点血,不会把你也变成吸血鬼的。”晃慢慢的靠近那个女孩子,一边下意识的唠叨着,“不疼,只吸一下。”他轻轻的将女孩的头转向一边,女孩的体温传到他手上。那光滑柔软如锦缎的脖颈就在面前,处女的香味浓烈的几乎让他窒息。慢慢的把牙齿靠向后颈的血管,他并不着急,这个过程很美妙,要慢慢享受。尤其是牙齿刺入的那一瞬间,人面孔上的表情变化,那种稍稍僵硬然后很快放松的样子非常美妙,好像也是在享受这个过程似的。

  所以,当晃看到女孩脸上滚落的泪珠时,觉得很奇怪。他还没有开始呢。但是那泪珠很刺眼,让他没来由地心慌。处女的眼泪。他莫名其妙的想到了那个古老的传说。但是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啦。晃猛地摇了摇头。已经一年没吸过血了。可是这个女孩子,这么漂亮,而且还是处女,却在这种时候一个人在这种地方徘徊,这么轻易的放松了警惕。可是,现在不是同情她的时候。

  泪水顺着她面庞的曲线悄然滑落,滴在晃的手上。冰冷的。晃的牙齿慢慢的恢复原状。泪珠很刺眼。

  薄薄的黑暗在眼前徘徊不去,即使睁开眼睛也一样。好像梦中那种不愉快的感觉在睁开眼睛的一瞬间也被带到现实中来了。现实?渚猛然的睁大了眼睛。眼前仍然是一片薄薄的黑暗。我睡了多久?现在是什么时候,还是晚上吗?杂乱的房间,等等,这里是哪里?渚猛然从床上撑起身。

  “哦,你终于醒了。”那男人的声音很冷淡,甚至夹杂着一点讽刺。他的目光也是那样子的。

  “放心吧,我没吸血……不,我什么都没干。”那个男人站起身,“你在我的车上睡着了,我不知道你去哪里,就把你带回家来了。”他打开了门,门外,好像有些微的光芒漏进来,已经天亮了吗?为什么房间里面这么黑?

  “怎么,你想说你无家可归?难道你是离家出走?”可以算是吧,现在,真的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去。

  “我不想惹麻烦。你快走吧。”晃有点恼火,没有吸到血就不说了,还惹到这种麻烦。

  当吸血鬼当到自己这样子不能不说是失败。而那个女孩子却只是一声不出的缩在床角。像什么对人类失去信心的小动物。一种异样的感觉在心中涌起来,那种情绪让晃觉得有点恼火,什么嘛,这种人类。

  晃走近她。她眼里闪过一丝惊恐。却只是在床上缩的更小。晃没费什么力就抓住了她的左手。她的手腕纤细而柔软。然后一把把她从床上拽了下来。她脸上的惊恐浓的仿佛要滴出来,却没有惊叫,甚至是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以至于整个过程安静的有点不可思议。只有床单在滑落在地上的声音,还有她手袋里的东西散落在地上的声音,在房间里回响着。晃继续把她拖向门口。她猛地抽回了手,踉跄着后退了半步,右手拼命的想要抓住什么,却只是在空中茫无目的的挥动着继而一把拉开了窗帘。

  晃被那扑面而来的阳光惊呆了。然后才感到疼。他惨叫着。那白色的光芒填满了他的视野,钻进了他的血管,仿佛在一瞬间就渗进了全身。灼烤着他的神经。四肢的力量仿佛被莫名其妙的抽掉了。他软倒在地上,缩成了一团。青色的烟从他身上溢出,沙沙的响着。然后在阳光下雾气般迅速消失。

  渚猛地拉上了窗帘,然后看着他。看着他慢慢的坐起来,慢慢的喘息着。然后才发现自己在发抖,牙齿,骨头,肌肉,甚至神经都在颤抖不已。于是就坐倒在地上。拼命的只想靠住什么东西。

  晃靠在墙上,觉得浑身的骨头都要散了。妈的,这种事情再来个两三次我就连灰都不剩了。看着她,还在那边像逃避什么怪物般拼命的缩成一团,还几乎是下意识的想找点什么东西挡在胸前。觉得有点好笑,自己居然会同情这样的笨蛋,真的是有点不可救药呢。

  渚站起来,就站在床边默默的看着他。然后拎起了手袋。走出门。大神晃吗?女孩子在门外的名牌前停顿了一下。

  脚步声渐渐远去。房间里死一般的寂静,过了很久,才响起晃的声音:“这么好的猎物都放过了,我真的是吸血鬼里的头号傻瓜。”然后是不甘心的叹气声。

  好久没有看到阳光了,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只能躲在阴影里,看阳光一寸一寸的从面前擦过,然后就变得恍然若失,然后眼睛就会火辣辣的疼。呵,明明知道看不得阳光,却还是忍不住要去看一下,看着那光线一点点把房间映亮,看着房间里的灰尘,在那光芒中肆意的飘动。看到眼睛疼。为什么总是想去做一些这种事情。就好像会同情那个女孩子一样,简直不象是吸血鬼。象是,人类。妈的,想起来就恨,那么好的猎物,真是的,下次看到了,我一定,一定--一定要吸她的血。

  晃猛地从床上爬起来。房间里的空气不对,有一种许久未见的甜蜜的气息在身边流动着。有人,是那个女孩子,正一本正经的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看着他。在那淡淡的夜色中,那双眼睛却闪动着耀眼的光芒。

  你不能否认看着他从床上掉下来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渚这样想着,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了笑容。甚至连他那种故作凶恶的语调都很好玩。

  看到他嘴唇下渐渐凸露的尖利牙齿,渚有点恐惧,就紧紧的握住了手上的那个银质的十字架,然后举了起来。

  看着他扑过来的动作,在一瞬间变成一副毛骨悚然的样子停顿在空中,真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原来吸血鬼这么好欺负的。渚听到自己的心里面已经嘻嘻哈哈的笑成了一片。

  “你打算和我作对到底吗?”看着他一脸冷汗的靠过来,渚拼命忍住不让自己笑出来。

  这,这个女人!不知道她在打什么主意。欺负吸血鬼很有成就感嘛?真的还是小孩子。

  一边啃汉堡包一边随便抓本杂志看看。真是的,无聊的人类又在玩什么寻找处女的宣传攻势。嗯,这种事情应该来找我作调查,保证最具权威性。

  “在这个世界不能经常吸到处女的血,为了生存,只好适应人类社会的生活了!这就是所谓的进化吧。”

  气急败坏的把杂志翻的哗哗响,居然三番五次的输给一个人类的女孩子,真的是耻辱!晃的手突然停顿了,那一页的杂志上正刊载着偶像歌手松村渚失踪的消息,还配有一张渚的照片。他愣了一下,然后把视线投向身旁的女孩子,正是她。

  晃就看着他跑出去,良久才俯下身,捡起她丢在地上的杂志,拍了拍,放回架上。然后慢慢觉得有点不对劲,自己怎么这么冷静。那么漂亮的女孩子,猎物,就这么跑了,自己怎么还能站在这里?这么有名的人的血,可能一辈子就只有这么一次机会呀。怎么能就这样放过呢?而外面的停车场忽然传来女孩子的呼救声。

  旁边的两个男人手忙脚乱的捂住渚的嘴,“混蛋,快闭嘴。”“怎么搞的,社长不是说他说不出话来吗?”“你问我,我问谁?”然而有一只手抚上了他们的后颈的动脉,手很冷。以至于那手上的寒意从脖子上一直传到了脚后跟。两个人颤抖了一下,想回过头,却发现脖子很僵硬,然后就失去了知觉。

  晃松开手,任由那两个男人倒在地上,然后把目光转向仍然坐在地上的渚。眼里充满了笑意:“原来你会说话呢,那么甜美的嗓音。”

  “我所属的演出公司与黑社会的暴力组织有关系,他们利用著名女演员和歌手接客,用赚来的钱扩大公司。”

  “不行啊…,社长说为了让我走红,曾向各处借钱来捧我…而还钱的最快途径就是当应召女郎。”

  “所以你就假装失声住院,然后偷跑出来?刚才的那些人是你们公司的打手吧?呵,人类真是黑暗呀。”

  “你是说吸血鬼比人类更好吗?想躲在我这里?说不定什么时候我就会袭击你呢。”

  渚看着他,觉得他那种故意装坏人的样子很可爱:“不要紧,你和我相遇的时候有很多机会,但是你都没有,而且,刚才你还救了我。而且,我还有十字架”看着他在十字架前好像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跳起来,渚觉得他更可爱了。

  “我吸了他们的气,他们只是昏过去了而已。我不光能用牙齿吸血,还可以用手指吸取血中的气。就是所谓的…”

  “真罗嗦,赶快把松村渚带回来,那个男的知道了我们的秘密,不能让他活下去。”

  渚小心的调整着手上的镜子,那一块小小的光斑在房间里游弋着,慢慢的接近目标。然后,是晃惨叫着,捂住烧着了的屁股从床上蹦起来。

  “快尝一尝嘛,还有很多呢。怎么样,好吃吧,我特意放了很多大蒜呢。”嗯,大蒜?渚隐约觉得好像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

  有人挥手,停车。客人上车。去麻布台,好,明白了。发动汽车。旁座的渚回过身来招呼客人。什么毛巾呀,饮料啦。真的不知道她从哪里想出这些花招的。不过效果居然很好,3200的车费居然拿到了1800的小费。看着她一脸兴高采烈的样子。晃觉得很好笑。然后觉得奇怪,自己好像很久没有这么轻松过了。六台宝典2019年图库大全

  但是她很快笑了出来,“我开玩笑,哈哈,我在说什么呀…”呵,这样看起来到真的象是在开玩笑了。不过是小孩子罢了。不过,也不是不可能呀。这样下去。但是,每天车内都充满了处女的香味,却又得不到,我会死的…

  “你脸色不好耶,怎么了吗?”渚偏偏凑过来,这个笨蛋,不知道我是吸血鬼吗?

  “不要靠近我,我会失去理智的。”握紧方向盘,拼命把注意力投到面前的马路上,不去在意那种甜美的,让人露出牙齿的香味。

  “如果有处女为吸血鬼流出了发自内心的眼泪,就会有奇迹发生。所以,吸血鬼处于本能都在寻找处女,只是方式不那么容易让人接受就是了。哈哈。”

  “都只是传说罢了,当不得真的。”但看着她一脸认真的样子,突然想到了最初见到她时,她脸上的泪水,那么晶莹的,刺眼的泪水。就像阳光一样,只能躲在阴影里,看着它一点一点的从眼前滑过。永远也无法触摸的。毕竟,是吸血鬼吧。在这个世界上,有些东西,我们永远也得不到的。所以,才会拼命想去追寻,但是越追寻,就越失望。或许,这就是对我们的惩罚?

  而眼前的路面突然被耀眼的车灯光芒所充塞,一辆大型货柜车突然转上了晃他们的车道,填满了整个视野。出租车猛地撞上了货柜车的底部,引擎不甘的咆哮了两下,继而沉寂。

  渚从撞击带来的昏眩中清醒过来。阿晃的头仍搁在方向盘上,血流的满脸都是。温热的,滴在她的手上,她惊恐的环顾四周,从货柜车上下来了一群人围住了出租车。

  仍然是那个梦境,阳光从眼前一寸一寸的滑过,灰尘在那光芒中飘动着,可望而不可及。而自己竟然伸手触摸那阳光。以至于晃几乎是在一瞬间就肯定自己是在梦中。但是看着手在阳光下慢慢粉碎,好像蒸发般消失不见,仍然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晃不禁开始怀疑自己的真实想法,想要怎么样,是就这样活下去,还是?头好疼。

  天快亮了,晃站在自己的车前面,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整个车都变形了。掀开引擎盖,里面更是乱的一团糟。摸摸自己的额头,血已经止住了。可是这辆车。妈的,现代工业的产物为什么会比我还脆弱。恨恨的踢一脚,虽然知道于事无补但还是要发泄一下。还有阿渚,阿渚?

  “我说过,你逃不出我的手心,瞧,结果怎么样?不过,回来就好了。你还要赚钱,有很多人对你感兴趣。不过我警告你,像你这样的偶像要多少有多少,再敢背叛我,我就让你像那个男的一样送命。”

  “那个,那个男的把我们的人都…”那人的声音噶然而止,仿佛被那只手卡在了脖子里。

  伸进胸前掏枪的手停顿了,好像有一阵冷风拂过,然后人们就一个接一个的倒了。

  晃看着那银色的十字架,刺眼的光芒。然后他伸手握住那个十字架,捏成了一团,丢在了一旁。

  “我们只害怕持十字架的人的坚定的信念,没有信仰的人,即使拿着十字架也不可怕,这就是所谓的…”晃停顿了一下,几乎是不自觉的在这个字眼上打了个转。他突然发现,自己似乎很在乎这个字眼。“进化。”

  晃看着阿渚,想朝她笑一笑,却发现自己笑不出来。社长的身后,是一面巨大的落地玻璃窗。正对着东边。而此刻,天已经亮了。天空已经变成了那种淡淡的,柔嫩的蓝色。晃甚至可以看到阳光在建筑物之间跳跃。然后溢出,刺入了晃的眼睛。他象是被那阳光狠狠的撞了一下,跌倒在了地上。

  社长举起了枪。“你离不开那个角落了,即使是吸血鬼,心脏被射中也会化成灰烬吧!”

  “混蛋,我警告过你不许再背叛我。”社长扭过头,把枪口对准了渚。“我就在这个男人的面前送你上西天。”

  晃伸手握住了他的后颈,阳光很刺眼,什么也看不见。他不记得自己是怎样跃入阳光中的,也不知道为什么,仿佛是身体自作主张的样子。但是可以清楚的感觉到,那个男人的生命在不断流失。好疼,身上传来沙沙的声音,就好像是水烧开了的时候,一个劲冒气泡的那种声音。自己的生命,也在不断的流失。这就是我想要的吗?他这样想着。然后松开了手。那个男人倒在了地上,晃也随之倒下。

  嗯,我摔倒了吗?怎么什么都感觉不到,腿好像消失了的样子,已经感觉不到疼了。什么都过去了。这就是我要的。这种感觉。

  她的语声很惊惶。干裂的,象是什么东西被撕开的动静,不好听,还是笑的时候的比较可爱。

  “为什么?呵,我不觉得自己是做了傻事呀。他虽然没死但也差不多了,这样,你就…自由了。太…好了。”他,混着他的语声慢慢的消失了,就象是被那阳光蒸发了一样,从她怀里散开,烟雾般飘开。

  她呆呆的看着那种晨雾般的朦胧从阳光下消失,愣住了。手上是他的皮夹克的触感,很轻盈,仿佛没有什么重量。阳光洒在眼前,无忧无虑,无知无识,就那样坦坦荡荡,赤裸裸的洒在她眼前。

  黑暗,无边无际的黑暗裹了上来,晃发现自己渐渐的坠入那黑暗中,身躯一点一点从眼前消失,仿佛被那黑暗吞噬了一般,那种灼烧般的疼痛渐渐消失无踪,仿佛那黑暗抹平了伤痛。他想到了祖先们,他们也是这样面对死亡的吗?也是这样一点点溶入黑暗,一点点丧失感觉,然后一点点被心中的悔恨所折磨的吗?感觉不到心脏的跳动,却可以清楚的感到有什么东西在胸前膨胀,继而泛滥。那种情绪潮水般涌动着,他甚至可以感到自己的身躯一声声鸣响不止。他愣住了,那声声的鸣响都只是一个名字,渚,渚,渚,渚,渚。晃觉得自己在那声声的鸣响中粉碎。

  渚的泪滴下来了,开始只是很冷很快的从脸上滑过,然后跌落。闪动着,渗进了手上的衣衫中。一滴,两滴。她无能为力,只有听任泪珠滚落。一滴,两滴。在阳光中闪耀着刺眼的光芒。而那光芒却几乎是在一瞬间爆了开来,跳动着,碰撞着,碎裂着,呻吟着,叫喊着,仿佛什么有形的物体般向四面八方溢开来,甚至阳光,也在一瞬间黯然失色。

  有光芒扑了上来,仿佛是回应他的呼声般刺入他的眼帘,那种单调而耀眼的阳光,利刃般刺入黑暗中,仿佛在什么地方悄悄的响了一声,那整片黑暗猛然坍塌碎裂,把他抛入了无边无际的光芒中,晃闭上了眼睛,身体的感触又回来了,那光芒是温暖的,他想到了阳光,然后觉得自己疯了,死亡吗?他不由得疑惑。闭上眼睛,眼前仍有点发红,仿佛那光芒透过眼帘映在他眼前,血色的光芒撩拨着他,于是他睁开了眼睛。他看到了渚,看到了渚脸上的泪痕,看到了她眼角仍在闪动着的依稀光芒。于是突然明白发生了什么。那个传说,那些祖先们追寻不已的奇迹——如果有处女为吸血鬼流下真心的眼泪的话,吸血鬼就可以作为人类重生。

  阳光迎面射来,很刺眼,但照在身上却暖暖的,像是被什么人抚摸着。看着渚,看着她脸上的泪痕,眼角依稀闪动着的光芒,却仍疑惑了一下,伸手去触摸她的脸,细腻而温柔,手指慢慢滑下,从眼角,到嘴唇,那种热量,那种阳光般的温暖缠绕在手上,恋恋不去。慢慢把那个温暖的身躯抱在怀里,颤抖的柔软的身躯,仿佛会就此融化在怀中,从她的发间,我又一次看到阳光。

  怎么说呢,悲剧有无数种结局,而喜剧只有一种。不是那种聪明的能写出第二种喜剧结局的人。所以之希望能让人在看到时感到高兴,觉得就算完成任务。

上一篇:蒲松龄的《聊斋志异》记录了很多灵异事件这些故事都是有原型的吗 下一篇:鬼故事越恐怖越好

相关阅读

一肖一码期期中| 香港118动画玄机| 彩图信封图库天线宝宝| 香港百家精英高手论坛| 非常有名| 状元红主论坛香港现场开奖| 香港天线宝宝管家婆图| 蓝月亮正宗期期必中生肖| 乖乖图库118图库红姐| 十二生肖家畜与野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