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白小姐高手 > 文章内容

求真实鬼故事!@!!!

作者: admin 来源: 未知 时间: 2019-10-07 阅读: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深夜,计程车司机小王等着拉客人,一个漂亮的女孩上了车,“去哪儿?”女孩手一扬,“黄角岗”。黄角岗?公墓?

  小王想起了同车队小张的遭遇,半个月前,也是这个时间,小张载了一个女孩到黄角岗,回到家才发现,那个女孩竟然是用冥币付的车费,结果小张一直病到现在还没下床,想到这里小王赶紧说:“不去,不去,我要收车了。”

  女孩有点不甘心地下了车,小王拍拍胸口,长长吐了一口气。正要发动汽车,突然看到后视镜里面,那个女孩居然正坐在后座上。小王刚放下的心一下又窜上嗓子眼儿,他刚回过头,女孩一下把脸贴在他脸上,我的妈呀,那哪里是人的脸啊,明明就是一个骷髅头,眼眶下面还流着血,突出的獠牙上幽幽地发着青光。

  小王的裤裆一下就湿了,颤抖地说:“我……我……我们无冤无仇……你……你……你……别害我呀……”

  终于到了黄角岗,女孩已经恢复了原来的漂亮脸蛋,递给小王一张钱,“不用找了!”,随即下车走进了坟场,小王低头一看,“哇”,又是一张冥币,车子像箭一样地射出去。

  他,一个善良的僵尸,不过被法师封印住了,只有得到女人的吻才能复活,这一等就是几千年。

  今天,人们在古墓里的棺材中找到了他,人们饶有兴趣地研究起他的身体,一个女孩弯着腰仔细地看着他的脸,突然飞快地在他嘴上吻了一下,封印被解开了,他复活了,他无视惊慌失措的人们,径直走向那女孩子,对她说:

  “谢谢你,美丽的女孩,你浪漫的吻解开了我身上几千年的封印,虽然我不知道你的名字,但我会用我的爱,呵护你永生永世。”

  三只鬼坐在树下,看月亮,它们打赌,看谁吓人的本领最强,第一只鬼飘走了,没一会儿就回来了,脑袋被打扁了,手也掉了一只,身上的皮被抓得这里一块那里一块,“怎么了?”

  鬼哭丧着说:“我找到一个女孩子,才做了一鬼脸,她就像一个疯子一样冲过来,闭着眼睛,对着我又撕又抓又咬,把我搞成现在这样子。”

  第二只鬼出发了,一会儿沮丧着回来,身上倒是完整无缺,另外两只鬼问:“怎么了,你也没吓到人?”

  鬼摇摇头:“别提了,我找到一个小男生,他知道我是鬼以后,刚开始挺怕,后来竟然求我,猛鬼大哥,帮我去偷一份明天的数学考试试卷怎样?”

  第三只鬼跳起来,“我还就不信这个邪了!当鬼的吓不了当人的。”第三只鬼出发了。

  一会儿,他也垂头丧气地回来了,“现在的小孩怎么胆子这么大啊!我用尽了全身招数,那小孩就连眼睛都不眨一下,一直那么笑着!”

  “不会吧!有这么胆大的小孩?”两个鬼不相信了,三个鬼一起去看那个胆大的小孩……

  他驾着车,飞快地行驶在路上,已经是凌晨3点了,有点犯困,他取出一张CD,插进CD机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黑影飞快地窜向马路中间,他赶紧刹车,迟了,车已经重重地撞到了那个黑影,呜的一声哀鸣,黑影飞出去老远,惊魂未定的他走下车,求菩萨告奶奶地希望别是撞到人了,忽闪忽闪的车灯下,他看清楚,原来是一只狼,躺在血泊中一动不动。他伸过手去,想试探一下那只狼死没死,狼突然回过头,一口咬在他手上,伤口不太深,有点血流出来。

  是不是很熟悉?这根本就是电影《狼人》里面的情节嘛。他看过这部电影,不过压根不相信自己会变成狼人,接下来发生的一切,不能不让他相信自己的确是在慢慢地变成狼人。

  自己本来有点轻度近视,可是现在视力突然恢复,他能清晰地看到对面广告牌上的字,听力也变得聪慧起来,躺在卧室的床上也能听到厨房里水龙头的滴水。可是他越来越烦躁起来。阳光变得越来越刺眼。他再也无法在白天出去,一点点光都像针一样刺着他的眼睛。耳朵里就像装了一个超级扩音器,水管里流动的水声、隔壁小孩子的吵闹声、远处的汽车喇叭、工地上的挖掘声,世界上的一切声音,在脑袋里猛烈地撞击着。饥饿的感觉强烈地吞噬着他的胃,他撕咬着被子,撕咬着床单,撕咬着屋子里的一切,可这些不能填饱他的肚子,他有个越来越强烈的念头:“我要咬人!我要咬人!”

  晚上他摸出了自己的房间,他开始寻找自己的猎物。虽然是黑夜,但他却能清楚地看到夜幕下的一切,他遇到一个女人,女人也看见了他,女人一步一步地往后退,他一步一步逼上去,女人转身就跑,他追了上去,女人慌不择路,钻进了一个废弃的工地,拼命地叫喊着救命,他紧跟在后面,距离越来越近,他手脚着地,他像一只狼一样扑了过去,“嘭”,后脑勺上挨了重重一击。

  小孩生日,爸爸妈妈很开心, 于是帮他拍录像. 小孩在床上跳啊,跳啊...

  有一只沾满血的手抓着小孩的头发,一上一下,一上一下,最后把小孩往地上一丢

  一位医生在做完急诊后已是午夜,正准备回家。走到电梯门口,见一女护士,便一同乘电梯下楼,可电梯到了一楼还不停,一直向下。到了B3时,门开了,电梯门开了,一个小女孩出现在他们眼前,低着头说要搭电梯。医生见状急忙关上电梯门,护士奇怪地问:“为什么不让她上来。”医生说:“B3是我们医院的停尸房,医院给每个尸体的右手都绑了一根红丝带,她的右手,他的右手有一根红丝带……”护士听了,渐 渐伸出右手,阴笑一声说:“是不是……这样的一根红绳啊?

  去年,那是一个雨夜,我在国道上拦了一辆车回重庆,现在回想一下,那应该是辆很破的老式客车,车子很空,在车子的最后一排坐着一位少女,她旁边有一排空座,我走过去问她:“这个位子我可以坐吗?”她微笑的点了点头,她很美,美得有点让人惊讶,她穿着一条素色的长裙,出于一种男人的本性,于是我便和她聊了起来,我和她聊了一些我的往事。她听的很入神,讲到情深之处她还有一些感触,接着她的话匣子也打开了,她说:“我今年22 岁,小时候很苦,在我五岁生日那天,爸爸突然走到我面前对我说,明天妈妈就会离开我们,叫我千万不要伤心,那时我还小,并没有在意。第二天早上醒来,我听到妈妈过世的噩耗,我用一种诧异的神看着爸爸,他只是对我苦苦地笑。就这样爸爸、我和弟弟三人又过了几年,在我十岁生日那天,晚上爸爸泪流满面的对我说:“明天弟弟也要离开我们了”。我问:“弟弟要到哪里去?”爸爸说:“弟弟到妈妈那里去。”那时我也没有在意。 第二天,弟弟莫名其妙地离开了人世,我感到了恐惧,去找爸爸,爸爸用一种冷漠的眼光看着我,一句话也没有,接下来这几年,我过得不错,可是在我十五岁生日那天,早上爸爸把家里的一切都打点好,他为我过了生日,晚上他突然对我说:“明天爸爸也要离开你了,你要好好的过以后的日子。”他把一份信交到我手里,对我说:“等20岁生日那时,你打开信,一切的一切都会有答案。”我很害怕,我怕爸爸说的一切都是真的,第二天爸爸真的离我而去,在河边,他们找到他的尸体。

  说着说着,她哽咽了,她继续说到:“就这样我一个人孤苦伶仃地过着,又过了三年,阿刚走进了我的生命中,我很爱他,我们住在了一起,就这样又过了一年,忽然有一天阿刚不见了,我找遍了所有的地方都没有找到他,我心碎了。终于熬到了二十岁,生日那天晚上,我打开了那份爸爸留给我的信,信是这样写的:莲儿,我知道这几年你很苦,但是在你18岁时,你会认识一个男人,但是一年后他也会离开你,你不用去找他,因为你根本就找不到他,明天我们一家人就可以团聚 了。我听到这里,浑身打了一个冷战,我又问了她一次,“你今年几岁?”她告诉我:“22岁,现在家里人对我都很好。”忽然间我出了一身冷汗,才注意到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人来找我买票,我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周围人的脸上毫无表情,我试着向窗外望去,雨下得很大,模糊了我的视线,我大声问司机:“车到哪了?”司机不答。他好象并没有感觉到我的存在,我猛然转头想找那个女孩,她不在了,我又四周 看了一下,她已坐到了我的另一边。

  “司机停车!!!!”我大喊,车子停了下来,我拼命地跳了下去,踩了个空,重重地摔在了水坑里,我顿时失去了感觉,只恍惚间发觉自己在飘。

  第二天,有车从路边经过,发现了我,我醒了过来抓住身边的一个人问:“我还活着吗?”他们用一种莫名其妙的眼神看着我看着我……

  在一所学校里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学校有一幢女生宿舍楼很旧了,因为住的人不多,所以学校也没整修。这幢楼里有三分之一的房间都空关着。小$和小#是刚住进来的新生。第一天晚上深夜她们隐约听到有很凄惨的哭声从走廊传来,以后几天每晚都是这样,听得令人毛骨悚然无法入睡。于是她们就向学姐们说起这件事。开始同学们一口否认有这种事,但经不住小$和小#的追问,终于说出原来在这楼里某一间寝室曾有一个女生上吊自杀了。小$是一个无神论者,一听这话就不信了,她说:“晚上的哭声肯定是有人装神弄鬼,今晚我就去拆穿她!”说着她就离开了。胆小的小#还没反应过来,但学姐们的话并没讲完,后来的话只有小#听到了。

  这天晚上小$和小#都没睡着,半夜十二点刚过,隐约的哭声又飘来了,咿咿--呀呀--,令人寒毛倒竖。小$对小#说:“我们去找找吧。”便拉着小#寻声走去。小#早已面如纸色,木木的由小$牵着走。深夜的宿舍走廊弥漫着鬼魅的气息,几盏忽明忽暗的小灯照着,把她们的身影长长的拖在地上。她们巡着这哭声来到了四楼。这层楼面几乎所有的房间都关着。在这里哭声听起来更凄惨,更恐怖。现在连小$也有点害怕了。她们来到一间寝室门前,这里就是传出哭声的地方。这间寝室显然已空关了很久,门上斑驳的旧漆和一些蜘蛛网表明这里好多年没人料理了。

  这时恐怖的哭声突然停止了,留下死一般的寂静。小$定了定神,看了一眼发抖的小#,然后用力推门,但是门锁得死死的,根本推不开。小#颤抖的说:“我--我们回去吧,我好--好怕!”小$根本不听,她发现这扇门的锁是老式的,有一个小指指甲般大小的钥匙孔。于是她就把眼睛对着钥匙孔朝里看,只看到血红的一片,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她揉了揉眼睛再朝孔里看去,依旧是一片血一样的红色。她喃 喃的说:“怎么尽是一片红色呢?”

  听到这话的小#一下子瘫倒在地上,发青的嘴唇颤抖的说:“学姐说,那女生吊 死的时候--眼睛被血染红了--小$,她的眼珠是红色的!!

  朋友是从菲律宾到加拿大留学,在加拿大念书的时候,和母亲共住一间小房子. 朋友的书桌摆放在房间的角落,旁边有一扇窗.朋友是个十分用功的人,但搬进房子后 不久,每当他坐在书桌前专心念书时,便感觉到一直有东西轻轻的敲著他的颈子.起初他以为是自己神经过敏,便不太在意,但久而久之,这种感觉便一直存在,只要他一坐 在书桌前,就不停的感觉到有东西轻触他的颈子,然而只要一离开书桌,这种感觉便消失无踪.於是他便将这个情形告诉他母亲,他母亲就找了个算命师询问算命师告诉他,有许多肉眼看不到的东西可以被照像机所捕捉,於是就叫他下次再有这种感觉时马上拍张照片,说不定可以解开谜底.朋友半信半疑,回到家后便坐回桌前念书,不一会又感觉到有东西轻轻敲著他的脖子,他的母亲马上替他拍了张照 片, 赶紧送去照相馆冲洗.拿到照片时,两人皆吓得脸色发白,照片上在朋友身旁的,是一双悬在空中的脚,原来朋友一直感觉到的,便是上吊自杀的那个人悬在空中的脚,因在空中摆荡而不停的轻触他的颈...

  有个晚上,阿德与阿华像平常般完成直销会议后,分乘两辆电单车会家。由于他们来自效外,所以途中会经过一个阴森森的胶林,这条路不但窄且黑漆无灯,凡驾车经过这里的司机,通常都会打足精神,为免发生意外。阿德和阿华一前一后小心奕奕地骑着他们的电单车在这条无人的路上,全神贯注前面的路途。

  阿德在后面冷得战颠不己,虽然穿上了外衣,总是抵挡不住强烈的寒夜冷风,他还是强忍着保持速度趁快回家休息。在到达胶林时,阿德突然发现斜坡上好象有什么东西在移动,抬头往上看时,心中吓了一跳,眼前的东西竟是一个白衣长发女子在一跳一跳地跳下坡来朝向他们前面的公路。阿德即放慢了速度,但走在前面的阿华毫无发现,还继续驾到白衣女子前面。阿德接下来看到白衣女子跳上了阿华的电单车并坐在后座,而阿华还是没发现。阿德心中颤动不己,再放慢速度缓缓的跟在后面,连看也没敢看下前面的电单车后座。过了这个黑漆漆的胶林,后山就是他门俩的村子了,在阿德到达村口后,看到阿华停在旁边,但后座的那白衣女子却不见了。阿德壮胆上前问阿华刚才在途中有否看到什么,阿华却说没什么不妥,只是在到达胶林时感觉到电单车像是重了点,似乎后座坐上了人般,但往后看又看不到有什么,一直驾到回来才发现阿德迟迟未到,不放心下就在这里等他。阿德唯有将刚才所发生的事告诉他,即把阿华吓了大跳,两人匆匆赶回家。第二日早上,阿德收到阿华家人的电话说阿华昨晚无病而终,这个打击也把阿德吓得大病一场,以后不敢再在深夜独自驾电单车经过那个恐怖的胶林了。

  这个周末都回家了,万子强家在郊区,就没走,宿舍就剩他自己。晚上11点多,宿舍停了电,只在走廊里有灯。外面突然刮起大风,还夹杂雨点,上来乌云,漆黑一片。万子强脱衣服上床准备睡觉。他的铺在上面。就在他踩着下铺上去的时候,突然打了个激灵!然后怎么也睡不着了。原来他想起一件事。他下铺原来住着一个人,叫王右岭,两人非常好。可是很不幸,上周末,王右岭跟他一块回校时,在路上被一辆卡车兜头撞到!死得很惨,头撞到一边,血直从腔子往外冒,临死前,王右岭还很清醒,对万子强说:“咱俩是好朋友,我会回来看你的——————”然后咽了气。

  万子强越想越害怕,翻来覆去就是无法入睡,一会儿觉得憋得慌,就爬起来去上厕所。

  厕所里的灯是声控的,万子强进去后,狠狠跺脚,可灯就是不亮!没办法,万子强摸黑找个坑蹲下来。厕所是老式厕所,北风吹着后窗咣咣作响,而窗后就是校园墙,而墙外,就是上周刚把王右岭送去火化的火葬场!

  万子强又冷又怕,只想赶紧蹲完回去,然而,这时万子强发现,自己忘了带手纸。

  厕所里漆黑一片,只听后面的窗扇“吱,吱”作响,万子强急得豆大的汗珠冒出来。突然间厕所里的灯亮了!而万子强只觉脑后的后窗突然被一阵怪风打开,然后一个人影从窗上跳下来!万子强借着昏暗的灯光一看,这人正是王右岭!只见王右岭一步步走进万子强,脸色苍白,两眼直钩钩地盯着万子强。万子强已经吓得语不成声:“你,你不是已经死了吗?”王右岭伸出血红的舌头,舔着嘴角,说:“是啊,可我说我会回来看你的,你看,我给你拿来手纸了。”然后用白纸一样的手颤巍巍伸到万子强面前,递上两张纸。万子强颤抖地说:“谢、谢、谢谢你。”然后接过来,这时,灯忽然又灭了!万子强大叫一声,醒了过来。

  唉,原来刚才打盹做了个梦。万子强安慰自己:别吓唬自己了。这世界那有鬼啊!然后万子强突然觉得手里多了点东西,借着微光一看,赫然是两张黄烧纸!!

  万子强只觉手脚冰凉,魂飞魄散,撒开腿就往宿舍跑,跑到宿舍顾不得喘气,转身锁上门。然后一脚踏上底铺,正在他上去的时候,他觉着一只冰凉的手攥住了他的脚踝!从底下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你用了我给你的手纸了吗?”

  一天晚上,一位男生因为要结业,拿着蜡烛一个人上自习室去温课。他从后门进去隐约的见着前面有一个女生也在看书,没有在意。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他忽然抬起头来问道:那位同学,几点了?那女生头也没回,低声答道:“十点半”。静静的……又过了一会,男生又问:几点了?那女生:十点半。男生很奇怪,没有在意,便自己走了。

  第二天晚上,那男生又去自习室,仍见那女生坐在前面。无话。夜又见深,男生耐不住寂寞,又问:几点了?“十点半”男生有些奇怪:这女子怎么了?无话……

  第三天晚上,那男生带了表来,依旧秉着蜡烛,来到那间自习室。果然,女生仍坐在前面。夜又渐渐深了,男生又问:几点了?女生答道:十点半。男生看看表,时间分明是十一点嘛,于是便走上前去质问那女生:时间不对,你为何总告诉我是十点半?!那女生没有答话,却抬起头来,只见狰狞的一张鬼脸;上半身与下半身居然分开,嘴里还不断的念道:十点半、十点半十点半十点半……

  第二天早晨,人们在楼下发现了那男生,虽然还活着,但已经疯掉了,人们从此就只听到他说一句话:十点半十点半十点半……

  由于酒精的作用,我沉睡到凌晨,恍惚中起身去水房上洗手间。窗外的月光还算皎洁,不过风有点大,一丝一丝的凉,令我稍稍有点清醒。

  来到水房门口,朦胧中见一个长发披肩穿白丝袍的女孩站,背对着我站在水龙头边上,一动也不动。急匆匆的我也没细想,直冲进洗手间“放松”。“嘘嘘”一阵以后,晕晕中带着一丝惬意走了出来。

  好奇心特强的我摇晃着走了上去,“怎么不不回宿舍睡觉?”我拍了拍那女孩的肩说到。

  原因:也许大家很想知道其中发生了什么,那女孩转过身来,只见她前面依然是满头的

  小李前两年在一个很不错的公司工作,小李工作很卖力,经常加班到很晚。那天,大概

  已经转钟了,小李去上厕所。大楼里的厕所都是马桶的隔间。小李坐在马桶上,就从下面的空档里看到对面有人的影子。这能在意什么呢?晚上加班的人很多。

  因为小李头几乎仰成90度,所以一根长舌头就悬在他鼻子上方。加上那个人头血红的眼睛……

  小李回忆说,那栋大楼里很多人都秃头,他先开始以为大家都工作辛苦。可他发现他也在一直掉头发。直到离开这家公司后才有了好转。

  打那以后,小李很长时间不一个人上厕所。也决不往上看。因为他开始觉得,在人最没

  某校的学生宿舍里, 不用自己打扫卫生,只要把垃圾放在门口,会有校方雇佣的阿姨来帮助清扫的。那些阿姨每天起得都很早,一般早上4、5点就起床开始打扫卫生,扫地拖地。

  有一次,一个同学闹肚子,半夜起床上厕所。由于在学生宿舍里厕所和盥洗室是连在一起的,他进厕所时,香港马会资料,好象瞥到盥洗室有人在拖地。由于他急着上厕所,故也没有多想,赶紧解决了再说。

  等他舒畅之后, 想到刚才进来时好象看到盥洗室有人在拖地,一看表,凌晨2点。这么早,怎么会有人在拖地?他走到盥洗室,发现真的有人在拖地,他想我们学校的阿姨怎么这么早就起床拖地,真怪!但他仔细一看,发现地上都是血,而那个阿姨手里的那个拖把并不是一把真正的拖把,拖把上面是一个人头,而用作拖地的是人头的头发。

  2009-09-23展开全部有一次我在睡觉,忽然听见有人叫我,可是我在窗外看见没人,那时已经快12点了,我以为我做梦,又睡,可是又听见了,我怎么也弄不明白,我就一直点着灯,后来就再也没听见了。

  咒语:笔仙,笔仙快出来,在白纸上写你恨得人,用红笔划破!在心里念咒语,注意:千万不能睁开眼!

  我建议你可以去邮局订阅一款杂志,名字叫《新聊斋》,我每期必看,非常精彩,一定符合你的要求,里面大多数都是作者亲身经历或他们的亲友经历的真实故事。报刊亭一般很难买到,推荐你去订阅,价格是订阅价,要便宜很多。不贵,好像是你4元左右。刊号好像是8-77,你可以去邮局问一下。

上一篇:超短篇鬼故事 下一篇:谁有鬼故事

相关阅读

一肖一码期期中| 香港118动画玄机| 彩图信封图库天线宝宝| 香港百家精英高手论坛| 非常有名| 状元红主论坛香港现场开奖| 香港天线宝宝管家婆图| 蓝月亮正宗期期必中生肖| 乖乖图库118图库红姐| 十二生肖家畜与野兽|